用戶登錄: 用戶名 密碼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理論與實踐
當前位置:首頁 -- 自身建設 -- 理論與實踐
教育改革不能以模仿造就
時間:2015/6/20 9:38:25 來源:光明日報 訪問次數:30084次 字體:

——訪劍橋國際考試委員會首席執行官沙利文

目前,全球有160個國家和地區的1萬餘所學校選擇劍橋國際課程,因此,對于劍橋國際考試委員會首席執行官沙利文(Michael O’Sullivan)來說,職業關系和特殊際遇使他能以更為全球化的視角看待包括考試改革在内的教育改革。近日,他接受本報記者專訪,解讀教育改革過程中可能遇到的問題。

教育永遠需要改革

對于中國不斷深化的教育改革,沙利文表示了贊賞,但他同時認為,期望改革在某一天到位或是結束,是不現實的,“我們必須承認教育永遠處在一個開發、改善的階段,永遠需要改革”。

沙利文說,他每個月會到不同國家,與不同國家的教育部門、專家進行讨論,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找到對自己的教學大綱、考試方法、學校教學情況感到完全滿意的一個國家。即使那些受到全世界認可的教育水平高的國家,他們的政府和社會對于教育也不是完全滿意的,他們最擔心的是小部分在學習中落後的孩子趕不上來。所以,“現實中沒有一個國家的教育是全面成功而不需要改革的,也就是說,教育改革、教育改善,沒有一個最後的目的地”。

沙利文分析說,出現這樣的情況,一個重要原因是不管公立教育有多麼好,社會對公立教育總會提出更高的要求。這跟家長的思想有關,對家長來說,不管教育怎麼好,孩子都需要更好的教育,“如果他沒有接受更好的教育怎麼跟别的人競争呢?”可以說,這是一個全球家長的普遍心态,而不僅僅是中國家長獨有的。

并不存在模範的教育制度

既然教育處在永遠的改革中,那麼在改革當中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模仿與借鑒是否有意義呢?沙利文認為,“我們并不能在國際上找一個模範性的教育制度或教育大綱,然後按照這個模範對本國的教育進行全面的改革”。

沙利文說,不能這麼做的原因有三個:第一,世界上沒有特别完善的教育制度。第二,就算一個教育制度在某一個國家進行得很成功,在别的國家、在不同的經濟條件下、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完全地模仿不一定能适用。第三,是人們在解讀和模仿中經常出現錯誤,人們常常會對某一個國家教育發達的原因産生錯誤的理解,而這種誤解非常普遍。

對于第三個原因,沙利文以芬蘭教育為例進行了分析。“大家都比較佩服芬蘭的教育,這個國家的孩子們教育水平相當高。多年來,尤其在西方,很多國家都說我們要學習芬蘭,比如芬蘭不那麼強調考試,芬蘭老師特别獨立,想教什麼由老師自己決定,不用聽教育部的,老師地位高,所以教育特别好。這樣的理論是蠻有吸引力,尤其對老師來講更是如此,但是如果對芬蘭教育的成功進行科學分析的話,我們會發現芬蘭對教師的要求特别嚴格,芬蘭也有考試。我本人覺得芬蘭教育獲得成功的更重要的因素不是學校的因素,而是社會的因素,以及家長的态度等等。但是,我們經常遇到的情形是,大家往往隻看到一些簡單的原因,甚至是傳說中的做法,然後就盲目地按照這些來模仿,進行本國的教育改革,這是錯誤的。”

教育改革要允許走回頭路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英國英格蘭地區進行的廢除高中模塊化學習的改革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需要交代的背景是,到目前為止,劍橋國際考試委員會為160個國家和地區的1萬餘所學校提供的一直是螺旋式上升的線性化學習,幾年之前,英格蘭地區采取的也是這種線性化學習,即高中生下一年的學習和考試在深度和難度方面與上一年是遞增關系。但是,前幾年在西方國家,模塊化學習變得非常流行。很多專家覺得這樣的課程和考評方式可以減少考試給學生的壓力,可以給學生更多機會,讓學生更輕松一點。”

但是,幾年後,模塊化學習也遇到了問題。沙利文說:“模塊化學習在理論上是非常好,但在實際中并不怎麼成功。英格蘭在模塊化學習和考試中遇到的問題是,雖然學生的知識面會越來越寬,但技能不一定越來越深,更糟糕的是學生學完、考完一個模塊後就忘記所學,或者考完一個模塊後分數不是很高,學生和家長就想再考一次以提高分數,這樣就讓學生的學習進程變得很混亂,同一學年中有的學生在準備新的考試,有的學生補考,而且考評和考試占的時間也越來越多,用來學習的時間越來越少。據我了解,不僅英格蘭,現在一些曾經積極進行模塊化教學的國家現在也在另想辦法。”

一般來說,人們對改革的态度是“開弓沒有回頭的箭”“好馬不吃回頭草”,但英格蘭的做法卻給我們以啟發,即教育改革也要允許走回頭路。

要避免考試本身成為教育的目的

沙利文表示,不隻是中國,事實上在全球許多國家,把考試本身當作教育的目的,這種情況幾乎無法避免。其實,學科分數高,卻辦不了事兒的“高分低能”學生不僅讓中國困惑,所有的國家都會遇到。“有一個對考試的說法是:考什麼就教什麼,但根據我的經驗,這種說法更加準确的表述是:不考就不教。這種困境的存在,需要我們更明智、更謹慎地設計考試,從而對這個問題有所限制。”

如何設計考試呢?沙利文說:“考試的設計要盡量鼓勵學生去掌握他們在未來工作和生活中所需要掌握的知識和技能,而不是鼓勵學生去背很多将來沒有用而且很快會忘掉的知識。”他認為,學校教育是課程内容、教學方法、考試評估構成的三角關系,教育的所有改進和改革必須兼顧這三方面因素,孤立地改變某一個因素都将收效甚微。

沙利文認為,改革要面向21世紀開發全新的課程和考試,從而讓學生具備21世紀所需的技能。“但是,在此之前,我們必須仔細評估什麼才是‘21世紀技能’。劍橋已經對可以找到的有關21世紀技能的所有文獻資料進行了分析解讀,自己也開展了多項研究。我們發現,很多大家認為屬于21世紀的技能可能并不真正屬于21世紀,但是,包括解決問題和團隊合作在内的許多技能無疑都對學生在大學和畢業之後取得成功具有重要意義。因此這樣的技能應當給予鼓勵,其中一種鼓勵方法就是在考試中進行考核。顯然,确保考試是對有用的、必要的學習給予鼓勵、認可和獎勵,這樣就會盡可能避免讓考試本身成為一種目的。”

沙利文特别贊賞中國取消文理分科:“因為我覺得在21世紀,我們并不能把孩子分為理科或者文科。因為理科、文科這種思想來自教育界,而不來自于工作領域。事實上,未來的工作需要有很多共同的能力,必須很熟悉IT,必須有自信,還必須能面對新問題、分析新情況。在這樣的未來,我們怎麼能把16歲的學生分成文科、理科呢?”

教育改革要關注趨勢性問題

對于越來越多的中國學生特别是高中生選擇出國留學這一現象,沙利文表示,更多孩子去國外接受教育,不隻是中國特有的現象,而是全球的發展方向。每年,在全世界各個角落,許多孩子會把他們教育經曆中的一部分尤其是高等教育放在自己祖國以外的國家進行。“出國留學正在成為一個全球性趨勢,不止在中國,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因為全球化,家長得以有機會考慮孩子可能适合的其他的教育制度。作為家長,考慮自己的孩子怎麼做才能最好,怎麼樣給自己的孩子一個機會,那是很自然的,很正常的。”

沙利文說:“我不會因為自己是英國人,就簡單地宣傳去英國留學。如果我是孩子的父親,我不會從選國家的問題出發,而是幫助孩子明确他需要學習什麼專業,之後再考慮哪一個學校比較适合他的這個專業。學校決定之後,這個學校在什麼國家就去那個國家留學。”總之,專業比學校重要,學校比國家重要,導師比學校重要,這一全球化趨勢中的就學選擇,其實也是各國教育改革需要關注的地方。

沙利文認為,還有一個趨勢需要得到關注,就是數字技術在教育評估中被越來越普遍的應用。“整體上,這是一個非常積極的趨勢,為将來更好、更快、更低成本、更靈敏地實施學生評估帶來了巨大潛力。例如,計算機适應性測試和虛拟現實都為教育評估開啟了新的可能性。不難想象,未來的教育和評估将100%實現數字化,劍橋已經在進行這方面的測試。但是,如果方式不當,數字化評估也存在某些風險。其中之一是有可能出現高頻度、低成本、評分倉促的學生評估,還有另一種風險則是那些不易借助數字化方式評估的重要技能未能得到足夠檢驗。例如,針對長篇幅書面答案的高品質機器評分仍處于早期開發階段,并且在多數情況下尚無法應用于重大考試。”需要強調的是,數字化評估并非以前簡單的标準化考試,它将應用更多的互聯網理念,而如何跟得上這一趨勢無疑也向各國教育界提出了挑戰。


關于本站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收藏本站 | 法律聲明 | 網站糾錯

Copyright 2012 Guiya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貴陽市委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 版權所有

  黔ICP備17009483号-1 技術支持:愛瑞科網絡  貴公網安備 52011502000170号